记者 | 郑晶敏

编辑 | 王姗姗

制图 | 程 星


420日,2020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春季赛常规赛”正式收官。17支参赛战队的选手们适应了“线上比赛”的特殊氛围,曾在两年前拿下国际顶级比赛S8总冠军的iG战队以142负的战绩获常规赛积分第一。


LPL春季赛的比赛直播间。| 截图来源:英雄联盟官方网站


作为中国本土电竞产业最重要的赛事,LPL已经举办7年,每年会按积分选送三支最强战队,代表中国大陆赛区参加当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今年LPL春季赛于1月开赛后,受新冠疫情的影响,直到3月9日才结束休赛期,但被迫取消了剩余全部线下比赛,史无前例地改为两支战队身处各自的俱乐部,完成异地线上比赛。


停办线下比赛,直接导致门票收入“归零”,同时也使俱乐部和选手失去了提升个人商业价值的机会。线下赛事执行公司们,则直接陷入“无活可干”的境地。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预计,2020年第一、二季度因疫情而取消或延期的各类电竞赛事多达500场,直接经济损失10亿元。


中国的电竞产业在过去两三年,靠着各地不断升温的线下赛事以及中国职业电竞争选手在国际重大赛事中获得不错战绩,刚刚才有了一些“出圈”的好苗头,各个产业环节随之集结了大量职业化人才,也吸纳了各路投资。但是在2020年这个非常特殊的年份,电竞产业也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生存考验。“一定要保住比赛”,是产业内部最大的共识。


怎么继续比赛?


“没有比赛就没有用户关注度,电竞企业为了生存,必须办比赛。”Varena联合创始人黄侃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面对疫情,电竞行业的应对方案是把比赛从线下转到线上。


幸运的是,电竞行业的重启比想象中来得要快。1月26日,LPL宣布原定于2月5日开始的新赛季一度被宣布无限期停赛,而后整个春节假期,腾竞体育联席CEO金亦波都在关注疫情情况并和团队讨论应对方案。“我们需要优先保障选手和工作人员的安全健康,其次考虑线上赛的可行性。”金亦波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为了将疫情影响控制到最小,早在2月中旬,LPL就作出了线上开赛的决定。


此后,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和平精英职业联赛以及DOTA2职业巡回赛S2也陆续在线上开赛。


2020KPL春季赛线上赛遭遇突发状况。|截图来源: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微博


与传统体育赛事不同,电竞的比赛载体——网络游戏本身就是一个在线化的娱乐产品,从这个角度看,电竞以纯线上直播的形式完成比赛好像并非什么难事,但业内人士表示,被迫改为线上比赛,对电竞比赛的技术可行性和赛制的公平性问题,都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出于公共卫生安全的考虑,线下比赛体系中的“主客场制”被取消,参赛双方的选手不再需要像跑马灯一样、每个星期都要旅行到不同城市主场去打比赛,他们只需要留在各自俱乐部接入比赛。所以,如何保证所有选手的网络环境都能达到比赛要求,是赛事主办方首先需解决的问题。


作为LPL的营运方,腾竞体育为远程在线比赛搭建了新服务器,进行技术测试,而后所有参赛俱乐部通过LPL公开训练赛和测试赛来模拟线上比赛的流程,确保网络和设备条件可以满足线上赛的需求。腾竞体育还禁止俱乐部在比赛期间利用比赛网络下载文件、更新游戏,或者观看高清视频等会占用大量带宽的行为。


同时在参与反复流程测试的,还有那些比赛裁判。为了保证比赛公平性,主办方会尽可能安排官方赛事监督人员到俱乐部现场执判,裁判的工作增加了很多“提前量”,比如要提前检测比赛现场的网络设备稳定性状态,确保比赛双方的比赛条件是对等的。


金亦波透露,为了提高直播中网络的稳定性,对一些占用网络的内容会选择性舍弃。比如从前电竞直播视频中普遍会插播现场选手的个人特写镜头,团队比赛现场的回放画面等等,在新的“在线比赛”形式中都被取消。所以整个比赛过程中,观众将看不到选手们的实时竞技状态,只能观赏的游戏画面。


可以想象,纯线上比赛会很难带给观众与线下比赛相同的刺激体验。以LPL为起点,整个“电竞线上比赛”的标准化模式目前仍在早期探索阶段。建立标准化流程,首先是为了保证比赛环境的公平性和提升运营效率,其后才是逐步优化观看体验,尽可能与过去利用线下场馆进行比赛所完成的视频直播体验“拉平”。


Varena联合创始人黄侃表示,疫情发生以来,Varena平台上的赛事数量减少了60%。Varena是一个面向普通玩家的电竞赛事平台,利用平台上积累的玩家数据,逐步建立起线上选手池和青训体系。但黄侃预计,随着4、5月份国内的各大电竞赛事将会纷纷以在线比赛的形式全面恢复,而且不仅仅是职业比赛,很多平民化区域性联赛也将搬到线上。到那时,电竞的线上内容会比第一季度有数倍增长。


“不能办国际性赛事,代表目前能办的最高级的比赛就是LPL。”真正令黄侃担心的是国际性赛事的停摆。如果要将国际性赛事线上化,面临的是更高的技术要求和成本,而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举办国际性赛事更是难上加难。


各方收入受损


因为少了现场面对面打比赛的紧张感,不少选手到了春季赛的后半程,都明显越打越放松,技战术表现、现场的决策和往年比赛相比,都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倒是令每一局比赛的走势增加了很多悬念,双方正面交锋的节奏也比从前快了许多。


“线上赛程比线下更加紧凑,训练强度其实大幅提高了。”iG电子竞技俱乐部英雄联盟分部经理苏小落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只要有比赛打,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大部分俱乐部就能维持良性运转。但苏小落也承认,疫情对俱乐部收入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其中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赞助收入。


对于电竞俱乐部和电竞选手来说,比赛是维持收入和商业价值的最佳途径。他们的终极目标是通过参与像LPL这样的国内赛事,获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入场券,用国际级赛事的优异成绩,收获巨额奖金和知名度。这也是整个电竞产业作为体育项目得以出圈的核心路径。


金亦波对《第一财经》YiMagzine表示,原计划定于2020年10月在上海举办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目前仍在积极筹备中。若比赛如期举行,黄侃所担心的问题就会得到缓解,因为S10正是那些优秀选手被曝光、获得极大商业价值提升,以及俱乐部获得可观赞助收入的最高舞台。


电竞选手能否进入全球总决赛取决于春夏两个赛季的积分排名,为了尽量降低春季赛对于选手的影响,LPL降低了该赛季的积分比例。这也意味着今年的夏季赛成绩对选手来说至关重要。


据荷兰咨询机构Newzoo曾在今年2月发布的《2020全球电竞趋势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电竞行业收入将达11亿美元,其中赞助营收有望达到6.37亿美元,占总营收的58%。显然,当越来越多的人将电竞视为一项体育赛事,赞助收入就会成为该产业收入增长的最大推力。


当然,Newzoo这一预测并未把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纳入其分析背景。


目前LPL收入来源仍以版权为主,但相比稳定的版权收入,赞助收入具备更大增长潜力。随着2019年中国电竞产业已经呈现出明显的出圈迹象,2020年度的LPL与奔驰、Nike、光明莫斯利安、哈尔滨啤酒,清扬在内的13个品牌签下了官方赞助合作。其中哈尔滨啤酒和光明莫斯利安成为LPL的战略级合作伙伴,Nike的赞助合作期限则长达4年。



通常,赞助收入占到国内这些俱乐部营收的50%以上。而疫情发生以来,LPL春季赛中途停摆一个月,已经冲击了赞助商的信心。线上开赛后,品牌的曝光度和权益相比线下比赛都有所减少。为保证赞助商权益,LPL在线上比赛的直播内容中,用贴片广告、主持人演播间摆放产品广告等形式来增加品牌Logo露出机会,力争将品牌损失控制在10%-20%以内。


随着赛事延期,今年俱乐部们的招商计划多有延期。但从长远来看,黄侃分析认为,疫情这段特殊时期或许会成为电竞吸引赞助商的机会——毕竟,在其他体育赛事、甚至是大型综艺节目都几乎完全停摆之时,只有电竞赛事仍能维持运转,基于互联网继续收获关注度。


宝马汽车宣布赞助五家全球最强的英雄联盟电竞俱乐部。| 截图来源:宝马中国微博


当然,Top级的俱乐部永远不缺顶级赞助商的支持。4月16日,宝马汽车宣布将赞助五家全球最强的英雄联盟电竞俱乐部,其中就包括2019年11月获得S9全球总冠军的中国战队FPX。


难得的反思


“经过这次疫情,大家的抗风险意识变高了,知道要把维护用户的方式多元化,比赛一定要线上线下同步,不然太脆弱了。”在黄侃看来,疫情给电竞行业带来直接经济损失的同时,也加速了对一些问题的暴露过程,“比如电竞的线下场馆营收一直面临问题,这不是因为疫情产生的,而是我们的商业模式出了问题。


过去一年,电竞产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度,政策推动下,许多地方政府补贴修建电竞场馆,大大小小赛事养活了一批赛事执行公司。电竞场馆如果只能依靠门票收入,场馆的利用率和商业价值都非常有限。没有比赛的日子,便立刻陷入资源闲置状态。过去,电竞场馆还能依靠政府补贴维持运转,但这恰恰暴露了场馆自身盈利能力弱的问题。


黄侃的另一个身份是LGD战队的COO。LGD的主场设在杭州,而今年的政府补贴还未获批。黄侃目前正在积极沟通,期望能获得免租、宣传资源等新形式的补贴,但他也表示,俱乐部更应该积极地思考如何自救,因为“任何经济补偿只能帮你续命,解决不了本质问题。”


“我觉得2020对电竞产业是发展的机遇。本身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现在解决不了,这本身就是一种发展。”黄侃表示,在他心目中,理想的主场比赛场馆应该是一个文化空间——就像那些传统体育项目、比如足球,著名俱乐部的主场会被球迷视为朝圣之地,而电竞场馆如果只用来举办比赛,价值约等于零。


腾竞体育联席CEO金亦波也在重新评估电竞“线上化体验”的重要性。


“这次疫情给我们的改变是我们反而开始重视线上体验。电竞来自于线上,但这些年一直往体育化、职业化发展,反而忽视了线上体验。”金亦波认为,完整的电竞生态,应该是从线上到线下的良性循环。


《2020全球电竞趋势报告》也曾乐观预测,今年观众在电竞门票和周边商品上的消费总额将达到1.22亿美元。


从观众的收视习惯看,游戏直播平台的数据,并未因疫情而受到太多影响,体现了电竞产业在内容输出层面拥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本来我们很担心赞助商,但他们的反馈是积极的。在疫情期间,电竞赛事成为品牌露出的重要渠道,有助于提升电竞商业价值的认可度。”金亦波说。


正在电竞产业高喊着“到线下去”的时候,一场疫情给予所有入局者一段极为特殊的“冷静期”。虽然会形成短期利益损失,但如果能吹散产业泡沫,从助益于产业长远健康发展的角度,坏事也能翻转为好事。


虽然电竞的线下比赛环节受到阶段性的冲击,但电竞游戏却是少数几个在疫情背景下获得蓬勃增长的产业领域。游戏分发平台Steam以及游戏直播网站Twitch的日活用户数都在3月创下历史新高,就是最好的证明。


同时,疫情也逼迫更多的传统线下体育赛事,尝试向“互联网虚拟游戏”的道路转型。3月17日,赛车联盟NASCAR & iRacing推出了一段新的世界级邀请赛——全球顶尖的赛车手们,将使用平时他们在家里训练时使用的模拟器来完成赛车比赛,美国福克斯体育频道对赛程进行了直播,而车手们可以通过在虚拟的赛车车身加载赞助商的广告来继续获得收入。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上一篇: 谷歌悄悄成立一家社交游戏创业公司Arcade 专门开发移动游戏 2018-05-03 09:21:09 来源: 新浪科技
下一篇: 今天,所有一线女明星都被她秒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