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又有一位大佬直播带货翻车了。

6月29日,一位在微博上有将近500万粉丝的大V吴晓波进行了自己的直播首秀。

事后,官方公布一份吴晓波的直播成绩单,从数据上看,这位成绩单还不错:

累计观看人数高达800万,最高在线人数4万+,引导销售业绩五千万。

一场直播带动五千万的销售额,听着还不错。

然而,另外一张关于这场直播的“战果图”却红了:

网友说,这场直播,品牌方给吴晓波交了60万坑位费(相当于广告费),结果,只卖出12罐奶粉,平均每罐价值5万。

另外一位网友爆料称:这场号称价值五千万的直播实际上只卖除了100瓶果酒、13罐奶粉,20条被子、47份鸭锁骨、40份零食,真实的销售额不过两万多块。

适当美化数据可以理解,但把两万块的销售额是吹成5000万属实有点过分。

如今,从演艺圈到商业圈,不少名人趁着直播风头下场做带货主播。

光看业绩,一个比一个吓人。

4月1日,罗永浩声势浩大地在抖音上直播带货。

虽然这场直播中槽点不断。

最令人难忘的就是他把合作商品极米投影仪错读成坚果投影仪,当场对厂家鞠躬道歉。

但这并不影响罗永浩战绩优秀。

据统计,在罗永浩的3小时直播中,累计观看人数4800万,销售额超1.7亿,订单量80万+。

6月10日,张庭的抖音直播首秀,4个小时卖出2.56亿。

最牛的还是董明珠。

董小姐在抖音直播因为网络问题翻车。

之后,她转战快手,5月10日,她在快手上的一场3小时直播中,成交额达到3.1亿。

3个小时赚3.1亿是什么概念。

王健林的一个亿小目标,只要1小时就能实现。

怪不得他说目标,懂了。

除了这些大佬,不少网红的带货战绩也很吓人。

根据战报,主播一场直播销售额上亿简直是基本基本操作。

我们来算一笔账。

董小姐快手直播3小时卖3亿,平均一小时1亿。

众所周知,销售额这东西,跟粉丝数量有很大的关系。

董小姐快手粉丝数量为61万,我们将其看成一个单位“董”

每1董=1小时1亿的带货能力。

快手头部网红辛巴,粉丝5100万,相当于 83董。

而快手上,粉丝超千万级别的网红和明星数不胜数,而一个1000w粉丝的网红带货能力相当于16董。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他们全天24小时在线。

假设有10个千万粉丝主播,每天保守估计,用3-4小时卖掉100亿。

一个月就是3000亿

一个季度就是9000亿

这还只是一个平台。

这么看,中国第一季度GDP20万亿,这其中至少10分之一都是从直播间里出去的!

显然,这个结果很荒谬。

事实上,明星带货并不如想象那么热闹,其中不少数据都掺杂着或多或少的水分。

像文章开头那种程度的翻车,已经是明星直播间的日常。

首先,别看直播间人气很高,只要你想,真实在线人数不到100人的直播间,分分钟人气上万。

打开淘宝,搜索直播服务。

恭喜你,离百万网红就差结账了。

商家明码标价,童叟不欺,掉粉还包售后。

性价比还很高:

带货直播最看重的还是销售额。

销售额要多少,能给你刷多少。

据说,曾有一位千万级别的主播在结束直播后忘记关掉摄像头。

于是上百万观众,听到他这样埋怨助理:

“前面(刷量)没做好,都是一百台、一百台的量”

之后,有网友po出了一份疑似当事主播的工作流程表,“刷单”赫然在列。

一般来说,品牌方在和主播签订合作合同时,都会规定一个保底目标:比如保底卖1万单,多卖的部分按比例提成。

所以,刷单不仅能帮助主播完成业绩,还能在下次报价时问品牌方多要点广告费。

而且,这个刷单基本没什么成本:

直播时拍下,下播后退货就行了。

据媒体报道,一般情况,电商退货率不超过20%。

然而,直播间的退货率基本为50%。

有的夸张到70%-80%。

曾有厂家对媒体说,在一场明星带货直播中 ,一款白酒卖掉20瓶。

到了第二天,退掉16瓶。

如果品牌方将商品退货率也当做主播的考核指标之一的话。

这些主播还有另外的打法:

他们可以自己在直播间低价收购商品,等直播结束后,再以日常价卖出。

主播先赚一波品牌方的推广费用,再分一波销售提成,最后再赚一波差价。

怎么都不亏。

只有商家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好不容易卖几单,利润还少的可怜。

直播带货行业的繁荣,很大程度来说不过是演给商家和平台的一场真人秀:热闹就成,当真就是你不对了。

说到底,如今的直播带货不过是一群人利用行业规则收割韭菜。

这种现象,在每个行业创立之初都曾出现过。

相信随着平台监管健全和商家在摸爬滚打中逐渐精明,直播带货的泡沫总有一天会消失。



为了防止你找不到我

请给我一颗小星星



上一篇: 德普吸du现场曝光,又反咬Amber同样吸du?!这撕b场面简直惊呆了网友…
下一篇: 好慌!杭州朝晖公厕边,出现两条大蟒蛇!蛇从哪里的,有毒吗?